171.一七零章(1/2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苏晋抬手搭了个棚,眼见一场急雨将至, 偌大的正午门, 竟没个躲雨的去处。

    她拢了拢袖口,打算找个旮旯角蹲着, 身后有人唤了声:“苏先生。”

    是任暄的随侍, 阿礼哥子来了:“今早侯爷与先生走得急,连备存的贡士名册也忘带了, 我给送来,又想或要打雨点子,就将先生的伞也一并带着。”将手里油纸伞递给苏晋,一面朝四下望了望:“果然叫我猜中了,暮春这天是说变就变。”

    苏晋谢过, 见他怀里册子露出一角,不由问:“我记得礼部的文书是镶碧青云纹的,这个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阿礼道:“哦,这是罗尚书私底下让弄的贡士名册,说是都察院的柳大人要,不是正经文书,但要比礼部的名录齐全些。”

    又取出文书,拿给苏晋看, “也没甚么见不得人的,就是都察院那位新当家的管得宽, 连穷书生的祖宗十八代都要摸个门儿清, 叫我说, 管这些做甚么,学问念得好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苏晋随手翻了翻,阿礼的话不假,这名册宛如族谱,大约的确往回追溯了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阿礼见苏晋面色沉沉,凑上来问:“苏先生,你看这名册,可发现一桩怪事?”

    苏晋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阿礼环顾四周,唯恐叫人听了去:“这一科的贡士,近乎全是南方人,小侯爷说,南北差着这么些人,不知会闹出什么糟心事!”

    且不提这一科的贡士,单说春闱前,自各地来的举子也是南方人作大数,而春闱之后,杏榜一出,八十九名贡士,北地只占寥寥七人,是故有北方仕子不满,到贡士所闹过几回,还是周萍带着衙差将人哄散的。

    苏晋避重就轻:“小侯爷多想了,江南才墨之薮,多些举子贡生也不怪。”

    他们躲在廊檐下说话,远天一道惊雷忽作,豆大的水点子打下来,檐下一处地儿瞬时湿了。

    阿礼一面撑起伞,一面对苏晋道:“这雨势头急,檐头下尺寸地方遮挡不住,先生不如随我去礼部避避,左右小侯爷出来没见着人也要回礼部的。”

    苏晋也以为是,撑起伞跟他往礼部去。

    这日是殿试,礼部的人去了奉天殿,独留一个司礼制的主事执勤。

    主事姓江,正靠在案头打瞌睡,恍惚里听到廊庑外有碎语声,探出头认了认来人,迎出去道:“什么风把阿礼哥子吹来了?”又接过阿礼的伞晾晒在一旁,半弯身将人往里请:“可是替侯爷送文书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,小侯爷早上走得急,将都察院要的贡士名录忘了,我便送来。”阿礼应道,伸手也跟苏晋比了个“请”。

    江主事这才注意到苏晋,上下打量,只见她一身素衣,落落而立,气度清雅至极,一时拿捏不准此人身份,抬着眉毛虚心请教:“这一位是?”

    苏晋递上名帖,行了见礼,阿礼道:“苏先生是与我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江主事翻开名帖,一看不过是应天府区区从八品知事,挺直了腰淡淡道:“哦,那就一起进里头来罢。”

    三人还没落座,都察院的柳大人也到了,身后还跟着都察院二当家的,副都御史赵衍赵大人。

    江主事惊了一跳,瞌睡头是彻底醒了。当即请了二位贵人上座,奉上茶,恭恭敬敬地道:“圣上赏的‘龙团儿’上旬就吃完了,眼下还剩些‘银丝’,是卑职早上煮好的,二位大人且将就。”

    赵衍笑道:“那敢情好,我们那儿的‘龙团儿’还是整块的,礼部喜欢吃,你改日上都察院拿去。”

    江主事点头称是,想了想,随即惶恐说:“岂敢岂敢。”

    赵衍摆了摆手,意示不必客气,又道:“我与柳大人要去宫外一趟,想着日前请礼部整理的贡士名册大约已弄好了,便过来取。”

    江主事哈着腰:“是,尚书大人与小侯爷都叮嘱过这事,昨日下官将名册整理好,小侯爷还亲自带回府核对,这不,怕奉天殿事忙,又特地叮嘱阿礼哥子送来。”言罢笑眯眯看着阿礼,自等他取出文书交差。

    阿礼心道这回是倒霉大发了,他先头跟苏晋碎话,把名册给她就没拿回来。

    柳大人的铁腕手段小侯爷可没少跟他唠叨,眼下若叫他抓个现行,发现自己将礼部的文书交给外人,打死他事小,连累小侯爷可不成的。

    阿礼急出一脑门子汗,双膝一软已然要跪下,苏晋先他一步双手奉上文书道:“请柳大人赵大人过目。”

    阿礼双眼一闭,心想完了,江主事也傻了眼,心中也觉着大约玩完了。

    厅堂里死一般寂静,半晌,柳朝明冷声问道:“礼部的文书,怎么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苏晋还没作声,江主事忽然抢着道:“这位后生乃礼部铸印局新来的大使,这两日方上任,区区未入流,不入大人法眼也无怪乎。”

    他自以为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扯回妄语,圆出个生路,岂不知单这两日,苏晋与柳朝明已打了两回照面,一回在大理寺,她是应天府从八品知事,一回在正午门,她乃侯爷府随侍。

    柳朝明的声音淡淡的:“哦,眼下是礼部的大使了?”

    苏晋甚无语,她原想着说阿礼怕名册被雨水打湿,她帮忙藏着,哪里知这江主事是只软脚虾,柳朝明不过一问,竟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眼下被赶鸭子上架,被迫认了大使的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